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创先争优
铜仁学院张蕾:党员模范反哺学校恩情 尊老爱幼续写道德榜样
日期:2021-06-27 00:00:00  浏览量:3198

624日晚上8点,铜仁学院校园内已是满天繁星,而行政楼内却仍有少数几间办公室的灯在亮着,这其中就有一间是张蕾和她同事们的。


张蕾作为代表参加铜仁市先进典型助力脱贫攻坚暨市委中心组学习宣讲报告会


“最近学校在开展‘七一’建党100周年系列评优表彰工作,我们组织部要对学校的优秀党员教师做考核。”张蕾说,铜仁学院目前共有76个党组织,59个党支部,1056名党员,为了评选出最优秀的党员教师,每天晚上加班已经成为了日常。

对于频繁加班,张蕾从无怨言,她总说:“我们作为党务工作者,就是要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学校教师人数众多,教学区和生活区离行政办公楼有一定距离,开展工作来回一趟不容易,我就是想尽可能灵活一点,换位思考,多帮助他们一些,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用在教育事业上。”

1988年出生的张蕾,现在是铜仁学院组织部组织科科长,也是一名优秀的中共党员。自20119月在铜仁学院工作至今,十年间,张蕾凭借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恪尽职守、辛勤工作,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力求率先垂范,发挥着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先锋模范作用,体现着一名党务工作者的本色。她所负责和重点参与的工作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铜仁学院的干部人事档案验收达国家一级标;学校2个支部被教育部成功申报成为全国高校样板党支部创建单位,其中一个已经通过教育部的验收成为全国高校党建样板党支部。为此,她两次被学校评为优秀教育工作者。同时,在20119月,张蕾因“带父求学”的事迹感动了全国许多人,被评为了“第三届全国孝老爱亲模范”。

 

张蕾荣获“第三届全国孝老爱亲模范”奖


晚上11点多,忙碌了一天的张蕾才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因她住宿的地方距离学校比较近,每个加班的晚上,她都是与同事们走路回家。

漆黑的道路上与同事一起走路回家可以有伴,但也会经常遇到没有同事陪她回家的情况。作为一名年轻的单身女性,对于这点,张蕾难道不害怕吗?

“不怕!从小到大我已经习惯了。现在大多数的路已经安装路灯了,还是比较安全。但是,现在回想起以前读大学去看望我父亲走的那些路,现在我时常都还在自问我自己当时是哪里来的勇气敢摸着黑步行回校?”张蕾说。

20078月,张蕾被铜仁学院中文系本科录取。当年她读书的校区是位于碧江区农田村附近的东风林场,距离市区有3公里,属于郊区。那时的铜仁市,只有城区才有路灯。

 

张蕾(中)与铜仁学院师生合影照


想到当时回校的路上没有路灯,张蕾不由的道出了她为什么总是很晚才返校:“我在读书的时候,家庭困难。为了节约钱给爸爸看病和生活,我在学校附近的城区帮他租了房子。因为他是盲人,生活不便,每天我只要一放了学,就会走路回父亲的住处给他做饭、洗衣,照顾他的生活。因为每天晚上都是我放学回去帮父亲做饭,所以回学校就比较晚。”

张蕾的父亲在她只有7岁年龄的时候,因平时用眼过度导致双目失明。突如其来的噩耗,也由此打破了张蕾一家四口原本的幸福生活。母亲因忍受不了父亲失明带来的家庭条件衰落,离家出走,留下了她和小她一岁的弟弟陪着父亲。

“我母亲走了,我们家也是更加贫穷了,因为父亲丧失了劳动力。为了供我弟弟读书,当年才读完一年级的我就被父亲劝辍学了。当年的我人都没有锄头高,为了生活,我跟着大人去种玉米和土豆,因为太小不懂种植技术,结果都没种出来。”张蕾说,由于自己年龄太小,做不得太多帮家里减轻压力的事情,父亲也因此内心愧疚,曾经也做过轻生的举动。

 

生活中的张蕾


谈起她父亲的那次举动,外表时常面带笑容的张蕾,突然心有所想,泪水不自觉地从她眼角流落了出来,“当时父亲上天楼之前给我交代了一些话,我就感觉他不对劲,所以跟着他上去了。看见他在天楼外墙边摸索,我猜到了。当时,我急忙跑去抱住他,求他不要跳楼并承诺他,只要有我的一天,一定会把他和弟弟照顾好。”

就因为这句话,当年才7岁的小张蕾一夜长大了。重新复学后的她,读书期间努力学习,放假期间就带父亲和弟弟到印江、铜仁、遵义、贵阳这些地方去卖艺挣钱。

 “那些年我们为了挣钱读书和给爸爸看病,走了好多地方。后来,我们读高中了,我就不准爸爸出去卖艺了,我就开始在读书的地方打兼职挣钱。再后来,我考上大学因为没钱交学费,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带着200元来到了铜仁学院求学。想不到,学校在知晓我的情况后,给我开了绿色通道,让我先读书后付费。”回忆起自己的求学经历,张蕾满是对铜仁学院的感激,她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当年学校在我困难的时候通过多种渠道帮我解决困难,现今我在学校工作已有十年了,我将要更加努力工作回报学校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如今的张蕾,在生活中还继承了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不仅在家里孝敬父亲,还在外尊敬和帮助其他的老人,对于退休的老同志来办公室找到她,她一直都是非常热心和细心照顾,总是主动给他们办事。有新退休的党员,她总是亲自把老同志的组织关系转接到相应的退休支部,省去老同志来回跑;她对待一些比她小的年轻老师、学生党员、发展对象、积极分子就像待自己的兄弟姐妹,每逢过节会留意没有回家的同学,把他们叫到家里吃过节饭,他们都习惯叫她“蕾姐”。

对于未来的打算,张蕾说:“以后,我就特别想探索一套党务工作模式,能够真正服务好教学和科研,服务好老师和学生,让大家有更端正的态度有时间和精力去搞科研,搞教学,促进学校发展,真正用心做好教书育人工作!”

点击数:3198收藏本页